为了学好英语,中国人基本使出了浑身解数,这样的强需求催生出热度不减的语培市场。那么如果情形反过来,让外国人学习汉语,还会产生一样的局面吗?

根据国家汉办提供的数据,近些年汉语学习之风正在刮起,全球学员人数约 5000 万,是一个每年 20% 的增量市场。尽管人数众多,但是 90% 的学习者都处于初级水平,在学习效果和学习动力方面的表现都差强人意。而行业培训资源相对分散,没有纯粹的汉语学习品牌,已有产品的壁垒性不强。

作为一款面向 90% 初学用户的产品,HelloChinese 想要解决“学汉语难”和“汉语难学”的问题,即用游戏化的方式,将“学”、“练”、“测”融入到闯关中,激发用户的学习动力。

HelloChinese 的创始人兼 CEO 李崇毕业于清华大学语音识别专业,曾经在微软亚洲工程院和 PPTV 有 8 年相关经验,所以 HelloChinese 在产品和技术的双重驱动下诞生。李崇介绍,HelloChinese 的理念和 Duolingo 非常类似,除了基础课程还有很多人机交互,底层脉络是基于国家汉办大纲的内容体系,HelloChinese 将这些知识点嵌套在场景中,用户的基本学习轨迹都是“单词-语法-口语-写字”。

李崇介绍,HelloChinese 的课程目前由易到难共有 50 多个板块,每个板块有 22 道题目,如果用户每天能够坚持学习 30 分钟,6 个月就能完成这些内容。从产品中可以看到,用户首先接触到的是一些简单的代词和名词,需要根据图片提示学习词义,然后 HelloChinese 将这些单词串联起来,在句子中学习语法。比如在“我是妈妈”一句中,用户在学习了“我”和“妈妈”的基本意思后,系统会给出“是”的语法功能和解释。之后,用户可以在田字格内练习书写,在口语练习方面系统也会给出判断,类似英语流利说的部分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HelloChinese 的联合创始人张晓丽有超过 10 年的对外汉语教学经验,还曾经担任 ChinesePod 的学术总监,所以在课程设计方面,HelloChinese 曾根据每个学生的错误率精心设计了题目顺序,过关率从第一个版本的 40% 提高到第二个版本的 60%。李崇表示,在收集大量用户数据后,产品将开发自适应技术。

如果只做这些基础功能,HelloChinese 如何构建自己的壁垒呢?

李崇认为,参考 Duolingo 的框架只能完成产品功能的 30%,另外 70% 的内容才是重点。至于这 70% 的内容是什么,他表示将是一些“有温度的创新性内容”,这部分内容将从场景化和沉浸式学习两方面入手,可能会是一些贴近中国元素的音频和视频。

36 氪曾经介绍过类似的产品 ChineseSkill,ChineseSkill 的产品逻辑也是“汉语版的 Duolingo”,两款产品的基本功能有很多趋近之处,ChineseSkill 的融资也处于天使阶段。其实,在 30% 的基本功能都完善后,剩下的 70% 除了内容还有商业模式方面的探索。ChineseSkill 已经开始通过增值服务尝试变现,但是对外汉语类的产品用户群在海外,李崇也表示,外国人学习汉语主要有两个目的:参加 HSK 汉语水平测试,或者单纯为了掌握一门新技能,所以在模式上的探讨也需要围绕此来进行。

早在 2005 年,对外汉语就有了一个先行军:ChinesePod。简单来说,ChinesePod 是一个网络广播,有超过 100 万用户,内容包括基础中文课程、课程对话文本等,是一个典型的内容付费类产品,盈利点在于生活化的话题和主播的问答互动,激发用户的学习兴趣和动力。对对外汉语类产品来说,ChinesePod 的道路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也有营收空间,但关键是如何重复照搬老路,用 ChinesePod 的内核打造不一样的内容。

另外一条可以探讨的渠道,就是语培类产品最常用的真人在线授课或答疑。36 氪了解到,对外汉语行业正处于一个“青黄不接”的阶段,由于在国内缺乏市场,很多毕业生都没能成为行业从业者,入行的老师生存环境也不理想,所以调动这部分师资也是一种可能性。但无论是成本、教研还是排课,做线上一对一对初创公司来说都是极大的考验。

李崇透露,HelloChinese 上线 11 个月有安装用户 80 万,其中次日留存 38%,月活 23 万,用户日均使用时长 15-20 分钟,所以接下来就是做剩下 70% 的时候了,这也是把对外汉语类产品拉向不同赛道的过程。

HelloChinese 曾获得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投资方来自紫辉创投,目前正在寻求 Pre-A 轮。

国内语培市场如此广阔,让老外学点汉语怎么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