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老牌门户网站雅虎终于被Verizon以48.3亿美元收购了其核心资产,收购后,雅虎将与先前Verizon收购的AOL进行整合。这家成立于1995年的网站见证了互联网发展的历史,由先驱变成一个老旧的并不酷的品牌,如今依靠内容和广告业务发挥余热,这个收购不免让人唏嘘不已。

雅虎是互联网门户网站的开创者,20多年前由两个斯坦福大学毕业生创立,那时它是网民上网的首选网站,而直到现在,雅虎也是美国第三大网站。很多中国第一代网民第一次上网接触的就是雅虎或雅虎中国。而中国的第一代互联网网站学习的榜样无不是雅虎和它的门户模式。

让人感慨的是,20多年后,雅虎最后的命运是仍然作为一个门户与另一个门户网站AOL整合。20多年的历史中,大公司雅虎给我们的印象一直没有改变,作为一家门户,依靠内容和广告业务,在一波波互联网浪潮更替之时并没有找到新业务的突破口。雅虎市值巅峰时期是1280亿美元,阿里巴巴现在是2110亿美元的市值,那时的雅虎已经达到了现时阿里的一半。

技术更替,浪潮之巅不断转换,有人说雅虎至今还存在已是不易。门户是1.0模式,仍有其存在的理由。然而我们对比一下中美两国的门户发展,就能知道雅虎老旧的力量多么强大。正像一个人一样,尽管想努力更新自己的思维,但终究难以适应新的。

雅虎于1995年成立,开创门户模式。在搜索业务上,雅虎起初是自己研发,随后与外部服务商合作,在眼皮底下Google崛起,占据了市场第一,而它不得不通过收购外部合作方的方式来面对这一威胁,但在搜索上再也无法超越。

Web2.0时代,大量新鲜的网站出现,Facebook也是这一波的产物,但在此之前,Friendster和Mysapce早已显现出Web2.0和Social的力量。雅虎也收购了一些2.0的网站,比如Flickr和书签网站delicious,这都是中国极客网民都会使用的服务。但雅虎并未因此酷起来,社交性的浪潮也没有把握住。相反,Web2.0之后开始让雅虎衰落和下滑,甚至是崩溃。它更换了8任CEO,其中也包括创始人杨致远自己。

唯二可以称道的是雅虎在巅峰之时,持有了阿里巴巴和雅虎日本的股份。这两笔投资的回报现在价值400多亿美元,而这两部分股份并不在Verizon收购资产之内。实际上,微软曾两次出价意欲收购雅虎,报价均超过400多亿美元,其中一次是遭到杨致远阻拦。

雅虎从Google请来梅耶也就是现任CEO,恰逢移动化浪潮。而这一波之中,不出意料,雅虎还是慢了。2012年Facebook移动端有上千名开发工程师时,雅虎才只有50名。为了公司上下意识到移动化的重要性,梅耶改革的举措之一是为每个雅虎员工配一台iPhone 5。这一招被中国媒体解读为福利,可见内外视角的差异。

上台后的梅耶也通过大量收购创业公司来试图让雅虎变得更酷,这些公司并不能立刻带来收入,比如2011年收购的Tumblr,当时雅虎寄希望于能够获得Tumblr的年轻用户,将自己的广告系统嫁接上Tumblr实现规模营收,然而事后看这些都落空了。不过,在有限空间内,梅耶这个职业经理人还算远视和懂行。

在Google,她是第一位女工程师,负责过搜索、新闻、地图、邮件等产品,相比以往那些下台的销售或媒体背景的CEO,一个PM出身的技术人才可谓匹配。而她在即将生产之时,大着肚子仍然坚持工作,那时候我们通过媒体的报道会得出认知,她就算是在办公室里生出孩子也并不让人意外。据Google中国前员工了解,她在Google时期就是一个大忙人,她以15分钟为一个单元工作,听取下属汇报,这种紧密的安排也极易受到延迟的拖累,假如一个会议拖延,后面的单元都需要改变。

不过,这改变不了雅虎的命运,你很难以少数几条原因来归结雅虎的积重难返。大公司、职业经理人、缺乏创业创新精神、人浮于事、上市公司的限制或者是技术变化快以及年轻人涌入互联网,几乎都可以讲得通。也许我们只能以老旧来粗略概括雅虎衰落的原因。互联网二十多年,技术变革浪潮抵得上工业社会的一百年,变化太快,而人的变化却跟不上。

但是,如果拿中国门户网站整体发展与其对比,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在竞争的压力下,总会有人抓住机会。不是新浪就是搜狐,要么是网易,或者最后是腾讯。

中国互联网整体是从山寨美国开始的,美国出现的模式一段时间后会迅速被复制到中国。以致于在名字上你都能感受到模仿的气息,比如搜狐。那时候,“出门靠地图、上网找搜狐”是一句很鲜明的指引你上网该看什么的话。新浪、搜狐、网易等作为门户网站也同样提供内容、搜索、邮箱、论坛甚至个人主页和空间业务。不过在第一波浪潮中,它们与雅虎一样,都没有抓住搜索的机会,让原本B2B的搜索技术供应商百度崛起,最终走向了前台,服务C端,成为了比它们更大的一个主宰互联网的巨头。

但接下来,两国的市场开始出现不同。虽然国内门户网站依然在紧盯美国的模式,但互联网泡沫破裂的寒冬,让他们向死而生之中找到了SP业务,紧接着是游戏业务。以至于游戏现在能够上升到互联网商业模式之一的高度。如今,搜狐有搜狐畅游,网易是国内第二大游戏公司。

而Web2.0和社交浪潮席卷之后,在类Twitter和类Facebook网站之中,新浪孵化出了新浪微博,并在此后战胜了其他门户的竞品,如今微博的市值已经近乎2个新浪了,这个自我变革也为人称道。而雅虎,一度要收购Twitter,但并未成功。

移动化就更不用说了,如果拿2012年这个时间点来说,中国移动互联网与硅谷几乎同步,而此后更是快于美国市场的普及。

门户这一模式,在中国落地生根,在竞争中进化,在浪潮到来之时有人轮流抓住。在美国,老旧的原因之一或许可以归咎为竞争缺乏:AOL一个太少。

另外,中美两国创业环境也有较大差异。在美国,创业公司相对更容易崛起,模式和技术创新的创业公司有机会能颠覆大公司,所以在美国大公司收购创业公司较多,而中国更多的2010年后才大量出现,他们自己做不出,那只有收购了。美国的版权保护环境相对来说更好,也相对较少出现抄袭而推崇创新。而中国则不同,大公司得以靠大的优势碾压创业公司。这或许也能解释雅虎这个老兵为何不会死去,只是慢慢离开我们。不会有一个创业公司做个新门户来颠覆它,颠覆它的都是另外赛道的新模式。

竞争和技术浪潮的变革让所有行业内的人充满焦虑。这让我想起在移动化浪潮之后,有幸拿出微信的腾讯CEO马化腾的后怕,如果没有微信,腾讯登不上移动互联网这条船。而在中国,登不上船,同类就会把你逼死在敦刻尔克的海滩上。

雅虎的长存归于美国市场的国情,雅虎曾经的贡献也让我们长记于心。毕竟是它开枝散叶,惠泽中美,掀起了互联网浪潮之巅的序曲。

 

 

雅虎,美国老兵不会死去,它只是慢慢地离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