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三公消费受限,以及人们饮酒健康的考量越来越多,曾经占酒类市场中最大比重的白酒增速已经进入瓶颈期, 2015 年销量较 2014 年同比增长 5.22%;与此同时,同期果酒销量增幅 18.37%。近年,似乎低度、健康、抓住女性消费群体的酒类产品比较能契合消费升级时代的主题。今天要聊到的花果清酒品牌——花肆大体也能用这三个关键词概括。

创始人马桑说,做花肆的初衷很简单:在三五好友聚会的场合,似乎难以选择一款合适的酒——白酒度数太高,总与应酬脱不了干系;红酒又似乎被形式感捆绑,要高脚杯才显得像样,并且,洋酒用于日常佐餐,总显得不伦不类。

2014 年年底,花肆在淘宝上线销售,主打 20 度以下花果清酒,以产自云南大理的葡萄作为酒基发酵,有桂花、青梅、桃花、玫瑰、猕猴桃五大品类,大部分产品单瓶(355 ml)价格在 60 元左右。

除了产品本身设计讨巧、口感清甜,比起传统的白酒、红酒,花肆希望在产品中注入情感,将产品人格化:每款酒都有一个偏女性化的名字,并有一个故事串联。如桂花酒名叫“桂云香”,描绘了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爱上邻家姐姐,而邻家姐姐年年捡桂花酿作桂花酒,终于攒够嫁妆远嫁他乡的故事。 9 度的玫瑰酒名叫苏山,是一个洋派但又散发东方气息的小资女性形象; 15 度玫瑰酒则名叫肆月,是个比苏山更为活泼爽朗的女孩……花肆意欲借人格化产品来还原酒本身的功用与寄托,从炫富取悦,回归快意随性。

上线一年半,花肆近几个月的销售额稳定在每月 40 万左右。用户大都是 18 至 45 岁的女性,往往有消费红酒的习惯。在销售渠道上,除了淘宝店铺,花肆选择了东家ENJOY下厨房这类相对垂直、用户较为精准的电商平台。

目前,在低度花果酒市场上似乎还没有出现一个有绝对代表地位的品牌,但五粮液泸州等传统白酒品牌都推出了相对平价的低度花果酒产品,此前 36 氪报道过的圃田冰青也推出了低度青梅酒。马桑认为,传统品牌多走的是线下传统渠道,并且白酒品牌“帽子太大”,新产品难免与原本的白酒品牌形象捆绑,不利于年轻女性市场的培养;而圃田冰青渠道主要铺在线下商超和饭店,并不与花肆形成直接竞争。

花肆前期自有资金投入约 200 万人民币。创始团队的三人此前曾合伙经营有机农业,后来因有机农产品市场不足而转型。而再往前,他们曾分别做过律师、经营过中药材生意。

今年下半年,花肆将推出红、白葡萄酒,进一步丰富产品品类,希望在未来形成“花肆”精准品牌。

  • 我是 36 氪作者张悦,关注内容电商及消费类创业,如果你是相关领域创业者,欢迎发邮件至 zhangyue@36kr.com。

摒弃传统酒产品的应酬感和形式感,花肆以“人情味”的低度花果酒切入女性市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