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手”画喵,你见过用几十万只“喵”盖楼的么? | 36氪

在我看来,UGC最大的魅力在于激发每个个体的创造性,一款好的产品应该给用户至少一个理由去大胆创作。不过,“涂手”这款涂鸦应用给的理由有点太残暴了:你就徒手画吧…

其实更能说明问题的在于其话题运营的策略——这家公司发起的第一个“画题”是“十万喵星人计划”,其联合创始人苏贝壳告诉36氪,“十万喵星人计划在两个月内没有任何推广,完全靠朋友圈自传播,并且还遭遇了微信端屏蔽(分享量超一定界限转发他人不可见)的前提下,收集用户上传作品近30万幅,PV达400万。”

这应该是爆款思维的又一次成功应用吧,在互联网生活中,“喵星人”是一个意味万千的象征,早已成了人们在社交网络上卖萌、发骚的代言人,所以才能引发 这么大的创作量。问题是的关键在于,这次爆款验证了UGC其实很能画,当然前期运营很重要,后面适宜把“画题”创建权逐步开放给用户,而且画题还得足够简单。这跟魔漫相机微漫等从降低画画门槛上出发设计产品的思路很不一样。

其实,做出这个产品的团队原是一家设计公司,曾为建筑设计师的苏贝壳觉得中间隔着一层客户,很多想法往往不能直接传递给终端用户,当然,很不爽。做这个产品的缘起跟他认识的一位意大利设计师有关,当时此人在意大利南部有一个综合建筑项目(他认为是地中海的中心),但并没由自己的公司独自设计,而把不同的建筑物承包给了不同的设计公司,苏贝壳也希望在产品上看到真正个性的东西。

那么,在绘画这种形态上,UGC+众包还能走的更远么?比如讲故事,我比较希望看到的是,在一幅更复杂的讲故事的漫画中,“涂手”为用户提供一个简单、好用的协作工具,给不同用户设定不用的权限,让会讲故事的人,和具备不同绘画能力的一起完成一个作品,不是没可能哦。个人觉得这样一个产品会更长久,人们需要更多可消费的东西,也需要集体YY的快感。

目前,“涂手”已经把用户创作的喵喵做成了微章、贴纸等周边送给了不少用户,将来众筹周边应该是变现的一种形式,苏贝壳说会解决参与创作者的分成问题。另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十万喵星人计划”还将在798举办线下展览,其实这种为网络UGC作品举办的798展览确实不多见。

该团队现在有 11 人,现base在长沙。四月份的展览后,他们可能会迁到北京。目前该应用仅有Web端和移动H5版本,App今年晚些时候会上线。

[36氪原创文章,作者: Chloe]

“涂手”画喵,你见过用几十万只“喵”盖楼的么? | 36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