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1月23日电 美国《世界日报》当地时间22日社论称,奥巴马总统上周五在白宫与英国首相卡梅伦联合记者会,宣布美英将史无前例成立网络联合单位,分享网络恐怖威胁情报,并定期举行网战演习,向企业提供网络防卫建议。这项合作标志着,网络成另一战场,各国都须因应和准备。

  文章摘编如下:

  美国国防部早已认定,网络战争是一种新式战争型态,是继陆战、海战、空战、太空战之后的第五种作战形式。美国早在2009年6月即成立网战司令部,目前司令由国安局长亚历山大兼任。Richard A. Clarke和Robert K. Knake在2010年合作出版“网络战争:下一个国安威胁及因应之道”(Cyber War: The Next Threat to National Security and What to Do about It)一书,把侵入他国计算机或网络,进行破坏与扰乱行为,视为网络战争。

  奥巴马与卡梅伦达成六点协议,就在为网络战争可能扩大预作准备。网络战不需调动军队,单一个体或极少数人靠软件技术高超,侵入他国计算机,即可发动让全球震惊的攻击事件,瘫痪某一国家网络、电力供应,或飞航管制、银行、铁路等系统,除可造成人命牺牲,也可造成巨额财产损失。譬如美国电力网影响国家安全重大;全美上万个水库数据,都是间谍和黑客想得到的信息。

  网络战的案例,例如美国、以色列2010年曾合作,在伊朗核计划计算机系统中植入木马程序,病毒当年11月发作,导致伊朗核设施五分之一的离心机被迫关闭,迫使伊朗延迟核弹计划。

  美英这次网络战合作范围很广,包括加强训练伊拉克部队,对抗日益嚣张的恐怖分子;邀请私人企业协助,尊重“合法隐私”下,取得更多恐怖分子加密网络讯息;联调局(FBI)、国安局(NSA)和英国政府通讯总部(GCHQ)、军情五处(MI5)成立联合单位,分享网络威胁情报;今年举行网络战演习,仿真伦敦、纽约银行业和金融部门遭攻击。

  双方还将成立“傅尔布莱特网络安全奖”,补助两国优秀学生研究网络安全。这项计划无异合作训练高超“黑客”和“网军”。两国将推动与“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议”(TTIP)协商的广泛协议,不仅促成美国与欧盟间经贸合作,也有助推动各国家间的反恐与网络安全合作。

  美英两国向来关系亲密。美英是“复杂互赖”(complex interdependence)关系的国家。两国高层沟通管道绵密,彼此也不存在军事威胁或安全困境等顾虑,促成这次合作。20世纪以来,多数战争中两国并肩作战,拥有共同战争记忆,也是最坚强联盟。美国最先进武器,譬如F-35战机或其他绝密武器,最先分享国家往往是英国。

  美英都是“五眼国家”(Five-eye Countries)成员,只要两国合作有成,就可将经验推广至另三个“五眼国家”加拿大、澳洲与新西兰,以及其他盟国与伙伴,建立网络的“西方联盟”。这些合作和动向必然引起俄国、伊朗等国家警惕和因应,“网战”成为新世纪的国力竞争。

  面对全球恐怖威胁日增,两国强化情报、网络安全合作和打击恐怖组织与网络黑客,对全球反恐战争有正面效益。国际间争相发展“网军”,但如何建立类似核武安全机制,借“恐怖平衡”吓阻网络战争,变得愈来愈迫切。

外媒:“网络战”反恐 美英合作因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