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88后天使投资人和他的Chinese Mafia野心 | 36氪

**编者按**:一个88年以后出生的少年,终日奔跑在旧金山和圣何塞100公里分布着数家百亿市值公司的101公路,以一个天使的名义在这片土地找寻和支持下一个billions,同时有一个更大的梦想。本文发自硅谷,是我遇到的一个太好的故事,还可以说是硅谷天使精神和创业文化的缩影,以及方法论的阐述。 

故事的主人公是硅谷一位88年出生、确切说接近89的天使,他叫郭威。

在YC新一期孵化名单出来时,郭威告诉我,里面有两个是他投的项目。

对于一个进入VC行业刚满两年的超级年轻的天使来说,这个眼光是很老道毒辣了。从2012年底成为一名天使以来,郭威至今接触了1600多个项目,投资了26个,多于三分之一已拿到下一轮。他每月看60-80多项目,也就是平均一天2-3个,如果一天都不间歇的话。他说我天分一般,所以要非常勤奋。

清晨,有时是五点半,郭威从硅谷最南端的圣何塞驱车出发,常常是一路贯穿湾区的101公路再穿梭于拥堵的旧金山各个孵化器咖啡馆和创业公司,路上风景他已再熟悉不过。赶每一个大大小小的会,见每一个约好见面的人。那些人向他pitch产品,他把心思80%花在默默评断眼前这个人本身,时常还会聊起和产品无关的一些——他向他们pitch created in China的模式。

没错,天使郭威的投资方法论是先看leader再看团队最后一个才看项目的趋势。对于在他那里优先级最次的趋势,郭威最近看好VR和无人机,除了这两个行业,传统的O2O,电商等他认为都还有很多机会。郭威觉得一个好的创业者自会很有方向感,即使一时嗅觉偏颇,靠自身特质也能扭转或重来。这个人和他的团队气质,决定做不做得成这件事或者其它事。

他还在硅谷、纽约和北京、深圳以及走到的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城市游说身边所有遇到的富一富二富三代们,劝他们把买车的钱用来投天使轮:

你要用这个钱买车?买了奥迪还有兰博基尼还有劳斯莱斯,就算限量版也不是你一个人才有,意义在哪里?如果用这个钱来帮助一家企业早期的发展,不是说指望它成为下一个Google、Facebook,得到物质上的回报是一方面但绝对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你参与了历史,还做了实事。当十年二十年后,我们给自己的小孩说到那时候还在用的app或者服务是他们的父母亲投的项目,这是不是比买车酷多了?最酷的是在投资中我们做哪怕了一点点改变自己改变身边人进而改变世界的事情。

打魔兽打出人生“第一桶金”

郭威第一次接触商业是高中时“倒卖”魔兽世界游戏币,用网络半熟人营销加本人实地交易的方式。“赚了个盆满钵满,”他笑,随后非常严肃地说:“那一年我没有向家里要一分零花钱。”

“在经济学说到的绝对优势、相对优势,包括怎么定价,甚至怎么炒作。后来我系统了学习了这些课程,现在想来其实在买金币过程中都无意识地都用上了。”说起这段,郭威显得兴奋,手指关节在桌上随着说话节奏敲了几响。

然后他收不住地把故事讲开来。太多玩家想在现实中买金币,但金币只能打不能直接买,他们中的很多是上班族,很有钱但没有时间,这就相当于一个可进行的advantage exchange(优势交换)。但那时郭威在新加坡上高中,课程紧,也没有太多时间,怎么办。“我在国内找了两个人来美服打,给他们900块钱一个月。我知道回报是远远超过这个的。”果然,8毛钱人民币是魔兽世界一个金币,一做下来发现每个月能打个七八千个金币,而且自己玩游戏时也打得很爽。

还有些小细节:比如发现潜在客户,郭威是猎人(比较容易打到金币的),就找骑士这个职业,因为骑士很难打到金币,而不找法师这类容易掘金的或其它猎人朋友;他还看哪些就明显就是上班族,早上前必下线晚上六点后才上。一上来就找好的装备;魔兽其实不允许交易金币,郭威就私下给这些观察到的潜在客户发私信,然后线下实地交易;每个游戏里的朋友过年过节他都会发个email,情人节时候给他们送214或者1314个金币。

这段不务正业是郭威在商业世界的第一次真正实践。可能打游戏在很多人眼里过了就过了,但这个当时16岁不到的小孩,给魔兽世界加了个打法,在不能打工的新加坡,赚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之后他在高中修了经济科、商业课,因为觉得找到了“自己做得很不错的事”。

失败是小事,这里是硅谷!

大学毕业,郭威用四年里炒股赚的钱加上亲友的少量支持作为seed fund(种子基金),在硅谷开始了一个和团购相关的创业。但是百团大战之后,项目挂了。

打击很大。但周围人几乎都和他说,小事。有创业者现身说法鼓励他总结失败经验(包括战略上的、管理上的和细节上的)重新再来;有投资人和他说,Wei,在硅谷,有时创业失败反而是一个plus(加分项)。

直到一个朋友带他去了YC(Y Combinator,硅谷最牛逼的孵化器)的路演,他才从心底确定了这些话不是同情也不是安慰,而是硅谷文化中固有的一部分。郭威和里面的人聊过之后,想到失败时低落的自己,想到在那之后才感受更深的硅谷大环境对创业者的包容,他动起了成为天使的心。

我现在看来硅谷创业的核心文化正是包容,大家能够接受失败;正是有了接受失败的心,才出现一个又一个“奇葩”的点子。在不断思考完善点子的同时,出现了各种成功的故事。而成功者(未来的大公司,或天使)在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必然挫折之后,他们于是也很乐意去帮助有困难的创业者。如此良性循环造就了硅谷独特的天使投资、大公司、创业三位一体的文化。硅谷创业者们有着不怕失败的那种冲劲,有着敢于颠覆的那种自信。因为他们知道,无论成功与否,都能被硅谷容纳接受,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总有人伸出援手——这是大环境。

这是那天郭威回去后写下的对硅谷精神的理解。

他开始募资,有了硅谷、纽约和国内的partner,开始每天早起开遍湾区和旧金山的每一处看各种项目。半年后的2013年中旬,郭威在看了近千个项目后投出了第一笔,一个高端儿童电子书的公司,原因非常理想主义——“觉得创始人对中国文化很了解和认同”。这一单的回报率在资本上目前还没有任何体现。

硅谷88后天使投资人和他的Chinese Mafia野心 | 36氪

硅谷88后天使投资人和他的Chinese Mafia野心 | 36氪

2013年年底,郭威已近半年基本处在只出不进的节奏里,碰到一个觉得特别不错的做游戏的团队,还是想推一把。最后两万砸出去,基本没钱吃饭了。结果这个游戏公司巨争气,半年就给回报五倍多。

年轻天使的Chinese Mafia梦想

因为资源原因,郭威目前投的团队大半是硅谷这边的,也有demo上遇到的爱尔兰的,委内瑞拉的,还有日本和澳洲。不同的创业者来自不同的地方,他对每一个人的家乡都记得清楚。在聊项目的时候会和他们聊他们国家,聊他们的文化,向他们介绍中国和中国的创业公司,还有大公司模式。

华人在硅谷这里要扩大群体的影响力,要让遇到的每一个人知道咱们其实可以并且已经做出了很牛逼的东西了。我和他们(外国团队)交流的时候非常自信,因为我相信自己能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东西。现在来自中国的资本力量和创业群体在越来越强大,我很想做的一件事就是一个沟通的桥梁,让本土和更多人知道。这个过程挺慢,需要耐性,就和天使投资一样。但是也是参与和改变历史的一个方式。

承认这个年轻天使的这段话很打动人。最近美国著名科技博客TechCrunch找要来采访他,但按美国媒体的惯例,采人物一定要有三五个合作伙伴或好友refer(推荐)。郭威在社交媒体上吼了一声,顿时国外的好友全都跳出来说happy to do that我来挺你吧。在硅谷的一间咖啡馆里,他把这些回复给我看,数了数,大几十。

郭威是天秤座,他说自己是个挺八卦的人,基本流行的东西都知道点,对各个国家文化的喜欢又是从高中时就开始的,而且记性狂好,见过一次的人绝对能认出名字和脸,读过的信息基本就进data base了随时调用。有一个硅谷很牛逼创业公司的CEO是犹太人,他上来就跟人家聊《犹太商经》,在人家得意洋洋时和人家开聊中国文化。

对年长一点的创业者,郭威常常先花很多时间听他们的过去经验,用国际上的创业故事给他们对比,再结合对中国的了解给他们做本地化的可行性,让他们产生一定对国内市场的初步幻想。跟glowing plant CEO提到在中国做marketing的可行性时,郭威跟他说了roseonly的案例。他还跟很多创业者讨论过奶茶和京东,老外听这些像国内大家听硅谷八卦那样兴致勃勃。

我做天使的过程里抓住一切时机去pitch中国的公司和模式。让他们有认同有幻想。大家在谈要怎么怎么融入当地文化、当地商业圈子,但是这两年下来,我认为扩大(华人和中国创业群体)影响力是一定必须的,但不用想着如何融入。而是把我们自己的特点pitch到让这边人都知道。

硅谷,88后,来自中国的天使投资人。你问他有什么梦想,他想了想特别实诚说刚领证几个月但还没时间给老婆一场感人的婚礼,这算是一个梦想吧。然后想也没想,他说硅谷这包括国内创投圈人人都知道paypal黑手党,希望以后能有一个类似的组织,就叫Chinese Mafia。

[36氪原创文章,作者: 曾小苏Clara]

硅谷88后天使投资人和他的Chinese Mafia野心 | 36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