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王二小

荔枝妹说我变了。

荔枝妹,我前面的文字里提到过,音乐学院毕业,身高170左右,体重55kg左右,三围,目测不出来,几年不见,除了更有女人味了,其他没啥变化,她是一个可以让很多男人为之倾倒的女人。

不过,我对她丝毫不感兴趣,这是真话!这句话是必须要重点强调的!

那晚和荔枝妹在欢唐吃饭,欢唐,前面的文章也已经提到过了,是一个不知道啥玩意主题的餐厅。

我媳妇也在场,荔枝妹喝多了,说了一句:小二哥,你变了。

我应了一句:噢,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荔枝妹说:变得让人捉摸不透了。

我说:噢。

荔枝妹继续说:看吧,这就是你的变化!换做以前,你一定会继续追问‘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而现在你不追问了。

媳妇瞪了我一眼,这眼神饱含深意,大概是“荔枝妹还怪了解你呢”诸如此类的吧。

媳妇哪点好?在场面上给我留面子,留足足的面子!回到家可就不一定喽!

改变,每个人都会,只是时间的问题,或因为一个人,抑或一件事。

我的改变始于2011年,那年我刚毕业,紧接着车祸,失恋,抑郁症,交错着折磨着我,我已经记不得每天是怎么度过的了,就知道特别害怕夜晚来临,甚至开始害怕白昼,因为那白昼恍若黑夜。

这个过程持续了将近2年,多么漫长的两年呵!

后来,我从外地回到淮北,每天坚持爬山,锻炼,看书,3个月后,状态奇迹般的恢复了。从那以后,整个人待人接物的方式也变了。

前几天,媳妇无意中翻出来一个内存卡,也不知道啥时候放在抽屉里一个小收纳盒里的。打开一看,刚巧是我出车祸后朋友给我拍的照片,脸,眼,胳膊,大腿,血一块,紫一块的,肿的厉害,整个面目全非,那时候的状态也不好。

我这么说,是为了博取同情?不是!也没必要!我一直认为,“苦难”,并不值得同情。

而我更不需要同情,我现在不仅活的挺好,甚至成了朋友圈里的榜样人物,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生意上。

我今天为啥又把车祸这事翻出来去写?

有些事情,本以为早已经忘却了,但它总会有意无意地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或是某件事上又勾起那些痛苦的回忆,会再次折磨下自己。当然,这种折磨只不过是云淡风轻后的泯然一笑罢了。

那感觉,还挺好。

人,必须得经历点事情,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荔枝妹问过我,她说:“小二哥,你在文章里写你和嫂子的事情,嫂子整天熊你,你不怕读者认为你窝囊吗?你怕嫂子吗?”

我说:“掏心窝子说,一点都不怕,看你嫂子平时咋咋呼呼大呼小叫吆五喝六喋喋不休的,真是遇到了啥事情,还是我拿主意。再者说,非要和她分出个胜负和对错,有意思吗?我赢了,我很英雄吗?我服软了,就是窝囊吗?”

听罢,荔枝妹突然看了我一眼,只是,那眼神并不深情。

荔枝妹说:“你咋和嫂子相处的,你俩的价值观差别太大了!”

我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不过,该说的我还是得说,比如勤俭节约这块,你嫂子做的确实不好,简直是不把钱当钱,逛超市或者商场时候的智商,简直就跟个猪一样,看着还行,就买了,也不考虑是否真的合适,是否能用得到,是否值那么多钱。除了这,你嫂子其他方面都做的很好,比如定期给双方的父母打个 电话,买点礼物,嘘寒问暖的,家里也收拾的干干净净,洗衣服(全自动洗衣机),做饭(基本都是我做),拖地(非要我拖第一遍,她拖第二遍)。”

荔枝妹说:“你觉得你能改变嫂子吗?”

我说:“能不能改变,五六月份就知道结果了。”

荔枝妹说:“啥意思?”

我说:“今年俺外爷家的小麦不用收割机割了,纯人工!”

很多朋友以为我本身就是个豁达的人,其实刚开始不是,前几年我特别浮躁,遇到事情根本不听别人解释,还是个典型的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的人。

我刚才说了,人,必须得经历点事情,才能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这两年我每天都在思考自己,思考自己和朋友,和家人,和周围的事物,甚至和整个世界的关系(没吹牛逼,甚至研究过死亡的问题,翻阅了大量书籍,看了诸多流派关于死亡的解释)。

我可以说,我想通了吗?

世界不停在改变,我们每个人都会变,什么时候变?怎么变?变成什么样?

看你自己!

 

原文地址:http://www.056110086.com/archives/1964

改变2015,看你自己! | 左岸读书

左岸记:改为分为主动改变、被迫改变和不自觉改变。改变自己是向内探究,是输入,比如通过阅读、思考,甚至包括运动。然后通过改变自己进而改变生活,可以进行输出,比如写作、讲课,或者创造产品。而改变的唯一途径就是“经事”,通过做事来改变你想改变的,守护你的信念并让不自觉的改变自动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附:培养这六个关键的习惯几乎可以改变一切

改变是一件很难的事。“新年决心”几乎都是以失败告终的。但是在我的公司The Energy Project,我们设计了一种经检验有效而持久的做出改变的方法,不管是对我自己的生活,还是对我们的客户来说,都很有效。

我们方法的理论基础是,人是习惯动物。我们行为的95%都是习惯性的,或者是对一个强烈的外部刺激的反应。只有5%的选择是有意识的、自主的选择。

1911年,数学家艾尔弗雷德?诺思?怀特海(Alfred North Whitehead)凭直觉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结论在差不多100年后才得到研究人员的证实。“有一个大家都认为不言自明的真理,其实是大错特错的,” 他说,“这个真理就是,我们应该养成随时都能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习惯。事实恰恰相反。文明进步的标志是,我们能够越来越多地不假思索地进行重要的行动。”

我们大多数人过分夸大了意志力和纪律性的重要性。罗伊•鲍迈斯特(Roy Baumeister)和其他人所做的天才的调查表明,自我控制的作用非常有限,它会随着每个有意识的自我约束的行为而逐渐衰竭。

为了实现持久的改变,我们应该少依赖前额皮质(prefrontal cortex),多依赖大脑原始的部分,也就是习惯形成的那部分。

简单地说就是,越是程式化的、惯例性的行为,做起来需要的精力就越少,自动重复发生的可能性就越大。

下面是实现持久改变的六个关键步骤:

 1. 要高度精确和具体。
设想一个典型的新年决心——“经常运动”。这样的决心注定实现不了。如果你提前定好运动的日子和时间,以及每次去做哪种运动,你实现决心的几率就会大 很多。比如说,你计划每周一、周三、周五早上6点做30分钟锻炼心血管的运动。如果有你不能控制的力量导致你某天不能做运动,就自动改为周六上午9点做这 项运动。研究人员将之称为“执行意图”,它能极大地提高你成功的几率。

2. 一次只进行一项新的挑战。
这些年来,我形成了各种各样的习惯,从减肥训练和跑步,到每天早上不间断地做90分钟最重要的事之后再休息,以及周六早上花90分钟与妻子聊聊上周的 生活。每次,我都把开始实行的练习当成我唯一的关注点。即使那样,有时,也要试上好几次我才能把这个习惯保持得足够久,让它真正成为自动的行为。电脑可以 同时运行几个程序,但是人类在一次只执行一个程序时,才运行得最好。

3. 不要太多,不要太少。
我们在改变自己的生活时,最常犯的一个错误是:我们要求太高,承受不了。想想一下,多少年了,你都没有运动过,忽然之间,你精神大振,计划每天慢跑 30分钟,每周跑5天。结果很可能是,你发现那么大量的运动太痛苦了,没跑几天你就放弃了。我们也很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那就是努力得不够。你计划每周3 天,每天午饭时间走路10分钟,你也坚持了下来。问题是几周之后,你感觉体重一点也没减少,你的动力就会减退了。真正能获得进步的唯一方法是挑战你现在所 处的舒适地带。找到一个中间地带——既能有效地推动你,让你感觉到收获;也不会太过分,让你不想再坚持下去。

4.避免诱惑。
假设你坐在一盘芳香的加巧克力颗粒饼干面前很长时间。节食的愿望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消失殆尽,因为节食的计划是建立在有规律地抵制喜欢吃的食物的基 础上的。最后,我们用尽了自己有限的自我控制能力。同样,当你正在做一项需要你的全部注意力的项目时,你努力控制自己不去回复不断出现的新邮件,你的控制 力也会慢慢减弱。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避免这些诱惑。对于电子邮件,有效的方法就是,在指定的时间段,关闭所有的邮件,在其他时间集中回复。对于节食的人来 说,办法就是不要让自己看见你不想让自己吃的食物,把注意力都放在你打算什么时候、吃多大分量的食物上。你越不必想你该做什么,你越可能成功。

5.找出阻力所在。
从我们一直都在做的事情上,我们能获得舒适感和安全感,即使这些事情从根本上讲对我们并无益处。研究人员罗伯特•肯根(Robert Kegan)和莉莎·拉黑(Lisa Lahey)将之称为“改变的免疫力”。他们发现,即使是最强烈的改变决心,也同样会被“对抗性的”、同样强烈的、但是通常我们察觉不到的、拒绝改变的决 心抵消掉。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让你的对抗性想法显形。想一个你真心想做出的改变。然后问问你自己,你正在做或者不做的哪些事情削弱你的决心。比如,你在努 力把注意力集中在重要的事情上,你对抗的决心就是,要及时回复那些邮件。对于任何你想要启动的改变,关键是把与之对抗的决心找出来,然后问问自己:“我怎 样设计这个做法,才能得到我想要的利益,同时又能把它的代价缩小到最低?”

6.坚信不疑。
改变是艰难的,是痛苦的。你会经历无数次失败。普通人要尝试6次,才能最终实现一种改变。

改变2015,看你自己! | 左岸读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