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谁会下台? | 36氪
曾杜撰出风靡一时的冒牌乔布斯日记(The Secret Diary of Steve Jobs)的Dan Lyons去年底当上了ValleyWag的主编。新年伊始,最近都在流行做预测,于是他也来凑凑热闹。只不过,他的预测有点毒—基本上是在讨论谁会下台。

Dick Costolo被Twitter踢走。这个太明显了,几乎算不上预测。华尔街的半兽人已经为他的离开紧锣密鼓地敲起退堂鼓。几个月前,商业周刊就引用了Twitter投资者对他的评价,都不是什么好话。批评者说,他当CEO的表现跟讲相声的水平差不多—不咋地。但是Lyons也指出,问题是他也想不出谁能干得更好。Twitter已经掉进钱坑了,入不敷出。上季度Twitter营收3.6亿美元,但亏损却达到了1.8亿美元。尽管如此,仍有股东炮轰Twitter“迷失了方向”,不应从用户身上榨取广告收入。试问又有哪位有魔法能挽回巨额亏损呢?

Jack Dorsey从Square下台。实际上Lyons对Dorsey的质疑甚至更加尖锐。他说不知道Dorsey这些年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不仅仅是在Square:

你有没有读过Nick Bilton有关Twitter的那本书?你知道有一段时间Jack Dorsey在衣着举止上都下意识地去模仿乔布斯吗?对于高中生来说这会有点令人尴尬罢了,可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算什么?还有他对日本文化的迷恋,然后又要去竞选纽约州长。接着又徒步密苏里。这5年来Square一直在烧很多的钱。跟星巴克的合作就是灾难。Dorsey被打劫了。Square变商业计划和战略就像Taylor Swift换男朋友一样。去年夏天,Dorsey收购了Caviar,现在Square要变成食品快递公司了。这TMD都什么东西啊?!

梅姐离开Yahoo。梅姐在Yahoo这几年开启了疯狂购物模式,试图拯救日落西山的Yahoo,但是收效甚微。然后最近将要出版的新书又揭批了她引进来的万恶的员工排名制度。但Lyons认为这不是她的错。Yahoo就是Yahoo,永远成不了Google或者Facebook。按照Yahoo CEO每半年到1年一换的规则,梅姐待的已算够长了。换人也许救不了Yahoo,但是至少会给股价刺激一下。而梅姐则可以陪陪小孩或者去搞搞政治。

Box被收购。Aaron Levie人很好,但是Box不见起色。跟Twitter一样,Box也是钱坑。2014年Box收入是1.25亿美元,但亏损达到了1.7亿美元。说实话,这样的成绩已经比2013年要好。但是这已经是Box的第10个年头了,10年都还没赚钱的话,什么时候能赚钱呢?具体计划呢?显然Box还打算IPO。但即便如此,Box最终还是会被收购,它已经失去了作为独立公司的存在意义。

Larry Page将退居二线。Page将担任非执行角色,他的位置会被一位早已掌管Google大部分业务的人代替,那个人的名字你也许记不住(也许是Sundar Pichai?),不过这没有关系,因为Page就喜欢这样。

Uber将发起超级重磅IPO。钱途无限成长惊人的Uber有可能成为连接一切的实体网络,无疑也会成为投资者的宠儿。如Fred Wilson 预测,尽管Airbnb和Dropbox今年也可能上市,但Uber才是今年最轰动的IPO主角。

Oculus Rift和Apple Watch令人生厌。这是Fred Wilson的看法。但是Lyons也同意—他认为没人愿意戴着那个愚蠢的玩意看几个小时。而苹果虽有可能卖出不少手表给忠实的粉丝。但是手表不是iPhone,限制太多,没办法成事。

Andy Rubin会发布新产品。Android之父离开Google后,就开始追寻打造真正的机器人的梦想。但是过去整整1年他都在秘密工作,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这是创造了Danger并卖给微软,创建了Android并卖给Google的那个人,无论他做的什么是什么都会引人注目的。

黑客要干大事。像索尼被黑那样的事。也可能会是受到国家支持的攻击。未来的战争形态有可能就是计算机对抗计算机。

会有流血。具体时间很难说,也许是今年,也许是明年,也许已经发生。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IPO的数量比2000年以来任何年份都要多—泡沫论的说法也尘嚣日上,当年泡沫破裂前也是这样的情景。一堆不赚钱的公司赶着上市当然不是什么好事。那些声称现在没有技术泡沫的VC的论据是,疯狂估值局限于私有公司内,可现在那些公司纷纷上市后疯狂是不是就暴露了呢?

而现在的股票市场也已经达到创纪录的新高,Facebook的市盈率达到了72,Twitter虽然陷入巨额亏损但却仍有200亿美元的估值,Salesforce.com没赚钱也值370亿,去年9月,Marc Andreessen谈到了市场的转向,称有些技术公司烧钱太快可能会人间蒸发。一家食品快递公司可以以20亿美元的估值拿到2.2亿美元融资,Snapchat一分钱没赚也能拿到200亿美元估值。Lysons认为这些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不过这只是预测。Lysons文章的开头就拿Google Ventures、Andreessen Horowitz 以及Kleiner Perkins这三家顶级风投机构联合成立的Glass Collective开涮。当时他们成立这个Glass的基金会的时候预测Goolge Glass将成为“有可能成为变革性的技术”,但是炒作过之后,Google Glass现在已因消费者失兴趣开发者失信心而前景暗淡。Lysons甚至拿三家VC的负责人当时佩戴Google Glass的照片作为题图—看看当时他们自鸣得意的样子吧。连这些人都预测不准的话,还有谁能预测得准呢?所以,Paul Graham早已经放弃了这种无谓的尝试,但是需记住对风向保持敏感。

2015年谁会下台? | 36氪

[本文编译自:valleywag.gawker.com]

2015年谁会下台? | 36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