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界面

  十多年间,这家网站关关停停,但一直存在,只是城头已经变换了大王旗。

  孙荣凯 刘瑶

BT先驱海盗湾仍然活着 而且还有种子图片来源:东方IC

  海盗湾又回来了。

  在去年12月9日被瑞典警方突袭后,海盗湾(the Pirate Bay)就在首页上开始记录此次会停站多久。一直到最近,这家“银河系中生命力最顽强的BT网站”开始为重新开张而倒计时。

  “我们会重新启动么?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但如果能启动而且我们也正在启动,那就是有大事发生。”海盗湾的一名组织者12月15日接受新闻网站TorrentFreak采访时称,现在他的话得到了验证。

  截至记者发稿时,网站距“发生大事”还有不到1个月的时间,或在2月初正式开张。

  纵观海盗湾过去轰轰烈烈的历史,停站实在算不了什么。它最初本着“言论自由”和互联网分享精神,免费分享各种原本受版权保护的资料(音视频、书籍、游戏等),因此从诞生之初就官司缠身,不断被诉侵权。但这些做法的效果却适得其反,反而加快了网站的发展,知名度越来越大。

  2003年9月,反专利组织海盗署(the Piracy Bureau)成立了海盗湾网站。1年后网站独立出来,由Gottfrid Svartholm Warg和Fredrik Neij运营。其中,“神童”Gottfrid负责软件,Fredrik则负责硬件,是“修电脑的好手”。

  “当时只有一家BT网站,叫超新星(Supernova),不过它提供的主要是国际性的资源。而我们和海盗署,则希望提供更多瑞典的和斯堪的纳维亚的资源,所以建立了海盗湾”,海盗湾的第三名成员、网站新闻发言人Peter Sunde在回忆时说。

  随后,瑞典商人Carl Lundtrom为海盗湾提供了启动资金,还给他们租用带宽和存储空间打了折扣。

  到2005年,海盗湾上的种子文件已超过6万多个,网站80%的用户来自瑞典以外,可供链接的种子文件用户数超过100万。2005年网站改版后,到年底,网站统计称存有种子文件的用户端超过250万。在海盗湾所采用P2P(Peer-to-Peer)下载网络中,更多的用户端就意味着会有更多源头提供下载数据,盗版的音视频资料“生生不息”在互联网上成为可能。

  虽然海盗湾分发种子文件不收钱,但好多人因此饿了肚子。美国电影协会(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在2006年公布了一项调查,称电影行业在当年就因盗版损失了61亿美元,不单有门票的损失,还有DVD销量的下降,而后者可是好莱坞的“现金牛”。

  从那一年起,好莱坞和美国政府就不断向瑞典政府施压。瑞典电视台曾报道,称如打击盗版不利,美国就要以WTO的方法制裁瑞典。

  2006年5月底,瑞典警方对海盗湾进行了第一次端网行动,突袭了海盗湾的10个运营点,没收的电脑和服务器等设备装了3辆卡车,并逮捕了2人。“瑞典警方今天的 行动就是要提醒他们,互联网世界里也没有这些版权小偷的避风港”,美国电影协会对警方的行动十分高兴,但他们话说早了。被端后不出3天,海盗湾网站又恢复 了正常运行。而且多亏了此次端点,瑞典当地以及国际主流媒体的报道让海盗湾名声大震。据Alexa.com当时的统计,“被端后”的海盗湾提升到网站排行榜中第465位,成为最频繁登陆的网站之一。到2008年,网站排名升至全球第97位。

  2009年瑞典当局对海盗湾的审判可看做是网站的第一个重大转折点。斯德哥尔摩的一家法庭以“协助侵犯版权罪”起诉四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罚金3000万瑞典克朗,约合360万美元。

  法庭称,4名被告建立海盗湾网站,允许用户从上面免费下载收到版权保护的音乐、电影、电视剧等资料,海盗湾要向包括索尼BMG、时代华纳、百代、21世纪福克斯等17家公司支付罚金。

  “保持冷静,TPB、我们还有这些文件这些都不会有事的,这次只是媒体的袖长而已。”Peter Sunde当时说。

  在审判前,国际刑警组织把Peter Sunde的通缉令发往全球。在为期3周的审判中,瑞典电视台破天荒地为该审判进行全程无延迟24小时直播。周五审判后4天里,海盗湾的衍生党派海盗党 称,其党员人数从15000人上升至18000人,并在200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赢得1个席位。

  这次打击并没让海盗湾瘫痪。 一方面,除了Carl Lundtrom提前获释外,其余三人都逃跑了,后又被抓,直到去年10月才陆续出狱。另外,就在审判的当年,2009年10月,荷兰反盗版机构 BREIN发现海盗湾网站的资产被转移到了一家名为Reservella的公司,公司注册地为非洲岛国塞舌尔。

  据科技网站TorrentFreak报道,2012年初海盗湾停止供应种子文件,改用磁力链接(Magnetl link)作为下载渠道。单个的种子文件被磁力链接的几行文字代码所取代,网站资源的传播效率和下载速度得到极大提升。同年10月,网站决定把日常运行都 放到云端上处理,在多个国家设置虚拟服务器,而且网站域名不断更换。

  可能是托云存储的福,在去年被突袭后,海盗湾恢复数据的速度加快了。据德国IT媒体Golem报道,在海盗湾倒计时网页的JavaScript代码中,出现了一个名为“allishere.js(全在这)”的数据,这或表明海盗湾已完成数据备份工作。

  网站负责人曾在The Open Bay网站下公布过源代码。这样一来,任何人都可以建立自己的海盗湾,即便不懂具体的编程方法。

  尽管海盗湾这次又准备活过来,但早已不是最初的海盗湾了。

  Peter Sunde去年出狱后写了一篇博客,说如今的海盗湾是一个“丑陋”的网站。网站的设计陈旧,bug很多,唯一变了的东西就是广告,而且有越来越多的广告充斥其中。

  “当初的想法是说,在海盗湾成立10周年的时候关掉网站。但现在却有以它名义而办的聚会,很多公司把那些几乎一丝不挂的女孩儿送来招待客户,而且只有有钱人才能入场。所有的这些都已经违背了我们当时为海盗湾工作的初衷。”Peter Sunde在博客中写道。

  客观地说,海盗湾的分享精神有其值得肯定的一面,但确实不可避免地给那些依赖版权的行业带来了很大伤害,一些更稳妥、合乎法律法规的分享原则的制定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躲躲藏藏。

  想知道海盗湾的当年日常是什么样么?在2013年第63届柏林电影节上,纪录片《现实生活中的海盗湾》(TPB AFK: The Pirate Bay Away from Keyboard)首次放映,就是以当年的审判为核心展开。

  依据海盗湾最初的精神,该片采用了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的许可协议,也就是说该影片可以进行非商(sui)业(bian)使(xia)用(zai)。回复文章的朋友我们会有种子奉上,还是1080P的——你懂的。

BT先驱海盗湾仍然活着 而且还有种子
BT先驱海盗湾仍然活着 而且还有种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