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这是我们今年#氪星年货#故事类的第一篇文章。在昨天的前言里我们提到过,2014年是属于勇敢的创业者的一年,在这个“我”时代里,大量90后开始涌入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他们没有经历过度的“教化”,充满个性,罗征就是其中之一。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看他讷讷的理科男生的样子,完全没有想到他竟是90后创业者,更没有想到他已经结婚,还有了孩子。所以说起“我”时代里勇敢的创业者,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他。

我很好奇,为什么他要从国外回来加入国内拥挤的创业浪潮?创业成功绝非易事,况且,90后的他还在这时有了第一个孩子。他要如何捱过苦逼的创业期并且照顾好孩子的生活呢?他下面的文章算是给了我一个很有趣的解答。

#氪星年货# 不要博士学位的90后罗征:如何既当奶爸又创业? | 36氪

2013年2月,我在洛杉矶的一个小实验室里看着恒温箱里的干细胞发呆,这是我来美国的第一个春节。似乎从高中开始,我人生的出路就被定好了:高中读化学竞赛,本科就要读全国最好的化学院,毕业后就要去全世界一流的研究所读博士,再然后进入国际药企做一辈子研究员。一切都看起来顺理成章,但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计时器响起来,提醒我要操作下一个实验步骤。一瞬间,我猛然意识到了这是逻辑上的一个陷阱,是一个机会成本的骗局。无论是读博士也好,还是进药企也罢,这些人生的出路,其实都是为了延续之前路线所进行的最保险选择。如果我有更大的梦想,那么“名校博士”的头衔对于我来说,就成了一个难以承受的机会成本:它需要花掉我至少5年的时间,以及从零开始经历一段冒险的勇气。

#氪星年货# 不要博士学位的90后罗征:如何既当奶爸又创业? | 36氪

我确实有个更大的梦想。我想推动类似于SpaceX和消灭人类疟疾这类突破现有认知空间的事情,但做这些事需要足够多的资源。Elon Musk通过Paypal拿到了入场券,Bill Gates通过微软也领到了这张宝贵的门票。比起在实验室做科研,创业将是一个更适合我的曲线救国方式。离开的念头一旦形成,就再也挥之不去了。半年后,我退学回国。

直接开始创业吗?我的想法很多,但是不知道怎么落地,于是我决定先加入一个创业团队锻炼锻炼。这是一个坐落于上海的创业团队,我在其中负责自营电商渠道的整体运营。这个工作出乎意料的有趣,每天都有许多新鲜事冒出来,看到销售额每个月翻番已经成为我成就感的最大来源。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我逐渐熟悉了电商的运营,所有工作只需要按部就班就可以完成,我仿佛又见到了自己在实验室等计时器报警的情景。我想离开,想要独立创业,想继续实现自己的梦想,种种念头重新在我脑海中浮现。可没有想到的是,老婆突然告诉我,她怀孕了。

#氪星年货# 不要博士学位的90后罗征:如何既当奶爸又创业? | 36氪

身体的变化让她对创业的压力感到担忧(是的,她在另一个创业团队工作),只好辞职在家休养。突然间,养家的重任全部落在了我的身上,创业后谁来养家?忙起来谁来照顾老婆孩子?

如果工作是Easy Mode,创业是Hard Mode,那边带刚出生的孩子边创业简直就是Hell Mode。我的想法是,如果选择Hell Mode还能通关,那真的就牛逼了;如果中途fail,那也算是把自己的潜能逼了出来,然后继续retry,直到通关的那一天。Lean In这本书也曾仔细叙述了Sheryl Sandburg是如何平衡“母亲”与“Facebook COO”这两个身份的,看来Hell Mode不是我一个人的选择。

心理上说服自己之后,我和老婆冷静的分析了一下可行性:

  1. 节约一点的话,我们的余额宝可以够我们三个人生活两年;

  2. 今年创业和投资都很热,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和母婴跨境电商领域,我所选的这个方向拿融资应该不是特别难;

  3. 即使创业后一直没有太大起色,我们也有机会再次选择,毕竟我们还年轻;

  4. 除了我们轮流带宝宝以外,我们的父母也愿意付出精力协助,这一点非常重要。

第二天,我提交了辞呈,回到厦门注册公司,从此开始了漫漫的母婴电商创业路。

这条路远比我们想象的艰难。两个90后,一路顺风顺水到现在,从不知道投资并没有传言中那么容易,也不知道母婴行业的竞争有多激烈。那两个月,我们挤在十几平米的狭小办公室里激烈的讨论项目的方向和定位,我负责找货源、找客户、找投资,还兼职码点代码,老婆挺着肚子熬夜写文案、画原型、做会计。父母那会儿非常担心,从最初的支持慢慢变成动摇,他们无法理解两个北大毕业生怎么会把人生毁成了这样,更担心即将出生的宝宝会缺少稳定的成长环境。

#氪星年货# 不要博士学位的90后罗征:如何既当奶爸又创业? | 36氪

9月底,办公室隔壁的小饭店发生爆炸,恐慌情绪开始在家里蔓延。我们每隔几天就听到xxx母婴项目又获得了百万甚至千万级别的融资,而自己的BP和demo却被各种投资人打入冷宫,晚上回家还要安慰紧张的父母。我们已经处于崩溃边缘。我开始怀疑自己,创业的选择是否正确,我真的不是被自己的激情冲昏头脑了吗?

10月2日,在从北京返回厦门的动车上,我接到了一个投资人的电话。那时我刚刚经历了在北京的融资失利,可没想到一通电话,钱的事情居然就这么解决了。当晚我们激动地喝了一排养乐多作为庆祝。30号,爱囤货的微信公众号(AiTunHuo)开始小范围测试,老婆躺在产房里待产,我守在她身旁熬夜写下了第一个公众号推送企划,推送后打开率超过了100%。31号,宝宝诞生了,是个漂亮的小男孩。11月,团队从2个人成长到了10个人,合伙人也增加了1名,用户量突破5万,累计pv突破200万。12月,第一个特卖活动上线,所有活动商品2分钟内被抢空,最疯狂的一名粉丝在10秒内完成了下单付款的所有流程。

创业以来的4个月,非常辛苦,但我觉得很值得。现在我和老婆每天带着宝宝一起上班,大包小包手推车,看起来像是举家迁徙,这未尝不又是一种新鲜的体验。今年我计划在厦门软件园里开一家“互联网”托儿所,让我们和附近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可以带着孩子上班,但又不必担心养育孩子会对工作和事业造成影响。我希望,我们不仅能为年轻的父母提供可靠的母婴产品,也能帮助更多互联网从业者(尤其是女性从业者)平衡好家庭与工作,这也算是我为人人创业的时代做出的一点贡献吧。

#氪星年货# 不要博士学位的90后罗征:如何既当奶爸又创业? | 36氪

预告:明天#氪星年货#的第二篇故事类文章会和大家见面,这篇文章是19岁的95后CEO Roger讲述他为何要加入第四次革命,在硅谷进行一次创业冒险,可以期待一下。

同时,36氪的年度巨著《“我”——移动互联网创业的未来》也将于2014年1月7日(周三)开始线上预售,这是我们第一次赞赏出书的尝试,欢迎大家届时关注。

#氪星年货# 不要博士学位的90后罗征:如何既当奶爸又创业? | 36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