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 抄袭之问——编辑去哪儿 - BBC中文网 - 大家谈中国

这名被指涉嫌抄袭论文的学者是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博士后流动站的研究员于艳茹。

最近,中国上海一新兴媒体率先报道北京大学女生于艳茹论文抄袭,引来众多媒体跟进。这宗抄袭案俨然已“成为社会瞩目的公共事件,事关中国学术界的声誉”。

报道还刊登了涉事刊物《国际新闻界》编辑部的公告,公告三层意思:1.“本刊近期接到读者举报”;2.“将于艳茹论文抄袭情况公告于本刊网站,并通报作者相关单位;联系相关文献收录机构,删除于艳茹该文的电子版;五年内拒绝于艳茹的投稿”;3.“本刊为此工作疏漏向读者致以真诚的道歉”。《国际新闻界》此举被称为“在惩戒论文抄袭行为上”“走出了勇敢的一步”。(详见澎湃新闻等媒介的报道)

不过依笔者管见,刊登抄袭文章的杂志发布此公告,醉翁之意其实是在竭力切割与抄袭者的关系,不亚于“割袍断义”,实在“勇敢”得可以。

此话怎讲?出了这么明显的出版责任事故,涉事刊物仅以4个字“工作疏漏”就想跳脱干系?一句“真诚的道歉”就能够挽回刊物失察的面子与读者的损失?如果是这样,那么于艳茹也可以简单公告如下:1.“本人近期接到刊物通知”;2.“请相关文献收录机构,删除我该篇论文的电子版;五年内我不再给该刊投稿”;3.“本人为此工作疏漏向读者致以真诚的道歉”,不就结了?还谈什么“惩戒”?如何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因此,我觉得《国际新闻界》首先必须检讨自己,责躬省过。出版机构本应遵照国家有关法规,建立严格的质量保障体系,例如匿名审稿,“三审制”,总编辑负责制等等。《国际新闻界》在“接到读者举报”才反应过来,事先干啥去了?

为什么让一篇几乎全部抄袭的文章,堂而皇之地刊登了出来?责任编辑的责任何在,水平如何?总编辑忙啥去了?是不是有关编辑收了抄袭者的红包而挣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篇稿件收了抄袭者多少版面费?有没有人(不要又是临时工)为此事引咎辞职?如果涉事刊物不能理直气壮地回答这些问题,事前不把关稿件,事后不追惩编辑,自身不能刮骨疗毒、强化管理、引以为戒、深刻反省,又怎么能够杜绝此类事件今后再次发生?

其次,涉事刊物应该赔偿读者损失,例如免费赠送一期杂志。我曾经在一家手机店买了部手机,店主信誓旦旦说是新机,不是二手机翻新。保修期后手机出了毛病,拿去维修店,被告知是典型的翻新二手机,外壳是新的,机芯是旧的,决不是原装处女机!我打了315消费者维权电话,手机店才给我换了正版新机。《国际新闻界》就像那手机店,它卖的商品,也部分地掺杂使了假,把30年前的“旧货”(1984年的论文)当新品出售,让读者信以为真。

尽管可能不是主观故意,但刊物发生此类出版丑闻,对读者是个伤害,订户不可以要求刊物退回本期杂志的订购费。不退钱也可以,明年第一期杂志免费派送给今年的订户总还差强人意,要不就出一期增刊免费给读者。不然的话,读者作为消费者的权益谁来维护?难道非要等读者都来抵制这本杂志,就像抵制卖假货的不良商贩一样,《国际新闻界》才被动响应?

最后我认为,编辑之道,始于防抄,终于优稿。“编辑去哪儿”应该警钟长鸣。国家监管部门要提高编辑工作准入门槛,报刊出版机构要从于艳茹论文事件中吸取教训,切实贯彻落实中央《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和国家既有的《出版管理条例》,“坚持先进技术为支撑、内容建设为根本”,严把内容出口关,注重对编辑进行不间断的职业道德教育和业务继续培训,提高他们识别“抄本”的主动性与专业性,“巩固宣传思想文化阵地,壮大主流思想舆论”。

特别地,对学术期刊不能放任“市场看不见的手”来插手,要坚持社会效益为主。惟其如此,多管齐下,综合治理,中国报刊的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才会驰名中外,媒体融合才不会新瓶装旧酒,媒体大国的崛起才能指日可待。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大家谈中国: 抄袭之问——编辑去哪儿 – BBC中文网 – 大家谈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