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反占中与占中的较量 - BBC中文网 - 香港观察

在香港“反占中”游行中,许多游行人士穿着统一的衣服和帽子。

围绕2017年将进行的香港特首普选,反对占领中环与支持占领中环,泾渭分明,针锋相对,是近年香港社会关注的焦点,是香港逐渐政治分化的重要标志。

围绕普选方式的较量

自从全国人大制定了“双普选”(即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和2020年香港立法会议员普选)的时间表,香港社会的政治派别和利益团体围绕普选的具体方案就展开针尖对麦芒的较量。

2013年初,香港学者戴耀廷、陈健民及牧师朱耀明发起并领导“占领中环”的示威运动。他们认为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的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的候选人提名方式有政治筛查的嫌疑,宣称占领中环的目的是敦促中央政府在香港落实“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

占中团体发起6.22民间全民投票,要求市民在真普选联盟、人民力量及学界等三个政改方案中作出选择。2014年6月20日开始进行网络和实体投票站投票,为期10天。组织者公布总投票人次约为78万。

2014年7月1日香港举行大游行,诸多要求中有“落实真普选”、“公民直接提名”等。主办者公布游行人数创10年新高,达51万人;港大民研估算最多有17.2万人;警方表示高峰时有9.86万人。游行后,主张占中人士预演了占中,即通宵在中环遮打道一段马路上静坐。香港警方则视其为扰乱公众秩序的非法集会,在多次警告后开始清场,将静坐人士抬走或带走,共拘留511人。

7月3日,“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宣布举行反占中签名,组织者在8月11日宣布,已收集超过120万份签名。

8月17日,“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主办了“保普选反占中”大游行。香港警方称逾11万人参加游行,新华社电称游行人数达19.3万人。

各界反映不一

建制派如民建联、工联会均表明反对占中,并在香港各区张贴横额反对占领中环。

泛民主派表示支持和参与占中,前民主党主席何俊仁表示将会火烧香港区旗进行公民抗命。

商界坚决反对占中。2013年10月28日,中华总商会等8家商会发表联合声明,指出,占中勾结“台独”,损害“一国两制”和香港的繁荣稳定。

学界、知识界、法律界等对占中各有立场,各抒己见。

香港媒体披露,占中一旦阻塞中环商业区交通,警方将出动至少1/4警力应对可能出现的混乱局面,那将是近10年来采取的最大规模行动。

香港有研究机构于去年底访问了约千名香港市民,了解对占中的意见,其中支持者为28%,强烈支持者为10%,反对及强烈反对者各占27%,即占中的支持与反对比是38%:54%。另外,58%受访者担心占中将以暴力收场,损害香港经济。

特首梁振英在2014年8月15日下午参与“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的签名活动时表示,反对以任何犯法方式追求或支持某一个普选方案。中央从领导人到相关部门也多次表明,不会被占中或类似犯法行为胁迫而在普选问题上让步。

2014年8月17日,埃及驻香港总领事法赫米认为,一旦发生占中,香港恐将步埃及后尘,持续动荡,令外资撤走,游客剧减,经济和形像都将大受影响。

较量双方的优势和破绽

反占中与占中的较量,双方都有优势和破绽:

反占中的最大优势是占据法制高度。香港是法制社会,惟法为大。占中违法,不论是强调“和平”,还是鼓吹“公民抗命”,用违法取得的权利难以用法律保护之。

《基本法》第45条规定,“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特首。不通过提名委员会产生的特首候选人,在法理上是违法的。

反占中难以掩盖的破绽是:《基本法》里没有规定特首人选必须是“爱国爱港”、“不与中央对抗”等人为另加的条件,因为这些条件在法律上会产生歧义。除非全国人大为此修改《基本法》或做出司法解释。因此,法制的高度被大打折扣。

支持占中的最大优势是满足“一人一票选特首”的民粹需求。因为提名委员会有可能筛选掉泛民主派心仪的但不符合中央要求的特首人选。

支持占中的最大破绽是:选举制度是政治博弈的产物,没有普遍适用的国际标准。民粹往往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最佳选择。现今主要的民主国家,都不能满足“一人一票多数决”的民粹需求。许多实行了绝对民主的国家,大都陷入坏民主的泥沼,政治动乱,经济凋敝,福利主义盛行,国债高筑,难以自拔。

目前反占中与占中的较量,从上街游行表达要求,到网络和实体投票站投票,在人数和法理上,反占中取得暂时优势。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在本月底再次决定香港政改框架,将保持和延续这一优势。

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香港观察:反占中与占中的较量 – BBC中文网 – 香港观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