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做个好人 | 左岸读书

通过研究一些游戏,寻找人们的价值取向,是一个很好的思考方法,这符合“真假学习”中提到的实验“实验→思考→表达”的过程。在我看到的博客中,最喜欢这样做的是同人于野和王建硕,看他们的文章很有乐趣。今天推荐王建硕的“做好人的原因”这篇文章。关于好人,在现实的世界里,名声一直都不怎么样,原因就是“好人”≈“傻瓜”,好人吃亏,那么通过下面的实验和分析,不知会不会改变人们原来的看法?

感悟、资产与幸福感 | 左岸读书

作者:Jimmy Zhang
原文:感悟、资产与幸福感随着阅历的加深,我关注的事物和接受的知识也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大学毕业已经四年了,过去的半年中,我接触了一些看似不连贯的信息,因为觉得它们 有用,就把这些信息全部记在了脑子中。直到最近,才发现一个片段正在解释和说明着另一个片段,而当我把这些片段信息串起来思考的时候,忽然有了一种开朗的 感觉。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当我感悟到一些东西的时候就把它写下来,因为在记录的过程中,我也会有一个更加系统和清晰的思路,于是也就有了这篇文章。

我看国学 | 左岸读书

这是思维的乐趣。文/王小波我现在四十多岁了,师长还健在,所以依然是晚生。当年读研究生时,老师对我说,你国学底子不行,我就发了一回愤,从《四书》到二程、朱子乱看了一通。我读书是从小说读起,然后读四书;做人是从知青做起,然后做学生。这样的次序想来是有问题。虽然如此,看古书时还是有一些古怪的感慨,值得敝帚自珍。读完了《论语》闭目细思,觉得孔子经常一本正经地说些大实话,是个挺可爱的老天真。自己那几个学生老挂在嘴上,说这个能干啥,那个能干啥,像老太太数落孙子一样,很亲切。老先生有时候也鬼头鬼脑,那就是“子见南子”那一回。出来以后就大呼小叫,一口咬定自己没“犯色”。总的来说,我喜欢他,要是生在春秋,一定上他那里念书,因为那儿有一种“匹克威克俱乐部”的气氛。至于他的见解,也就一般,没有什么特别让人佩服的地方。至于他特别强调的礼,我以为和“文化革命”里搞的那些仪式差不多,什么早请示晚汇报,我都经历过,没什么大意思。对于幼稚的人也许必不可少,但对有文化的成年人就是一种负担。不过,我上孔老夫子的学,就是奔那种气氛而去,不想在那里长什么学问。